南方日报数字报
南方日报海外版
南方视觉
[ 字号: ]    [ 打印 ]

贺江污染物预计今日入西江 将在粤"漂流"7至15天

发布时间: 2013-07-08 01:47    来源: 南方日报    作者: 谢庆裕


    范围:贺江被污染河段约110公里

    程度:贺江马尾河段河口到广东省封开县,不同断面污染物浓度从1倍到5.6倍不等。

    源头:基本确定为上游沿岸冶炼、选矿企业。

  事件充分暴露出地方政府“三不”问题:对部分企业环保设施不健全、违规生产的严重性认识不足;平时对企业监管能力不高;对污染事故影响的综合研判能力不强。

广西贺江铊镉污染事件曝光进入第二天,污染水体继续逼近西江干流。南方日报记者昨日连线环保部专家调查组组长和省环保部门负责人获悉,污染物前锋一天内向前推进了几十公里已抵达白垢镇,但未来不会对西江水质造成影响。至发稿时,广东封开的南丰水厂恢复取水但尚未恢复饮用水供应。肇庆市自来水集团派出工程师对水厂取水进行氧化降沉重金属处理。

最高超标2.5倍

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局长周全昨日告诉南方日报记者,污染物前锋昨天已较前天推进了几十公里,抵达广东封开白垢镇。从水质监测的情况看,粤桂两省的交接断面到白垢镇的江段出现铊超标,范围在0.4倍到2.5倍之间。而白垢镇往下游尚未出现水质超标的情况。

参与本次污染事件调查的环保部专家组组长、环保部华南环科所副所长许振成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污染物主团在广西境内的水库拦住24小时后,在昨天中午开始限流下泄,每秒下泄流量为每秒50立方米,约为水库正常下泄速度的1/3,由于下泄缓慢,经下游水体稀释后,污染物前锋抵达广东江段的超标范围可控制在超标1倍左右。

记者发现,昨天贺江广东段最高2.5倍的超标比前天发稿时的倍数有所升高。对此,周全表示,这是因为污染主团的江水逐渐逼近,但只要广西上游没有新增的污染物,西江水质就不会受到影响。

西江下游不会有影响

周全称,预计今天污染前锋就会抵达贺江入西江口。而西江干流断面的流量是每秒数千立方米,贺江的流量是每秒100多立方米,两者水量差距很大。而广东大部分水厂对铊超标1倍左右都有处理能力,所以下游以西江为水源的城市不必担心饮用水质受影响。环保部应急专家也预测,此次事件基本不会对下游西江造成影响。

许振成表示,预估此次污染可能在广东持续7至15天,将以每天5至10公里的速度从上游到下游消除污染影响。“目前应对贺江广东段污染有两种方案,一种是持续十几二十天,但超标的倍数较低,另一种是持续一个星期左右,超标的倍数多一点。目前尚未确定使用哪种方案。”

暂不投药消解污染物

许振成说,为了降低污染河段受影响程度,目前专家组决定暂不向受污染水体中投药消解污染物,原因有三:一是投药目的是使污染物浓度小于4倍,此次镉超标最高5.6倍,其他断面大部分在4倍以下,当前状态投药效果不佳;二是沿岸水厂实行了应急运行,确保供水达标;三是据专家研判此次“毒水”在自然生态中存在十几天,污染物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有限。专家组经研究决定,先调用广西境内爽岛水库的水源稀释受污染河段。

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要求从上游的马尾河到贺江汇入西江入水口一带,全面进入水源应急状态,有备用水源的尽快启用,没备用水源的对水体采取除镉除铊措施等。最新监测数据显示,贺州市与封开县交界断面扶隆监测点有害物质含量呈下降趋势。

热点释疑:

1、为何看见死鱼才知道江水受污染?

超标时间不一,鱼类也属水厂监测手段

广西贺州市政府通报,贺江污染早在7月1日就已见端倪,贺江部分河段网箱养鱼出现少量死鱼现象,但贺州市环保局对水质进行检测,未发现水质异常;5日,贺江合面狮水段死鱼现象加重,当地向广西壮族自治区环保厅报告。

而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局长周全昨日向南方日报记者说,“几天前广西方面告诉我们的情况是贺江可能有事,出现了死鱼,但当时并不肯定是什么污染,因为当地的水质检测了15项指标都是达标的”。

直到前日早上,在广西环保厅带着专家和设备来到贺州检测样品水质后,广东接到广西方面通报:7月5日贺江扶隆断面(桂粤交界处上游500米)水样镉浓度超标1.2倍,铊浓度超标2.1倍。

近日不少网友质疑为何看见死鱼才知道江水受污染?许振成说,采矿企业堆放的矿产的地方比较隐蔽,有些还堆放在山洞里,受雨水冲刷,污染物是一团一团的下来,当初排出来的水有时候超标,有时候又不超标,这给环保部门判断造成了困难。

在这次事件中,广东影响最大的南丰水厂江段也出现了死鱼的情况。对此,周全介绍,环保部门常规监测的是水源地水质,水厂的水质由其自行监测。南丰水厂是一家小型水厂,日出水量3000平方米左右,水厂采取的监测方法之一就是生物监测,“即把水引入水厂的鱼池里,把鱼类的反应作为水质优劣的一项指标。”

2、水质情况为何不能实时查到?

铊并没有纳入常规监测,每次监测需往返省会城市

目前,广东在封开县沿江120多公里设立了11个水质取样点,每隔一小时进行一次取样加密监测。不过,南方日报记者进入广东省以及各地市的环境信息发布平台发现,市民日常只能查询到饮用水源地的饮用水水质月报、以及江河水质的周报。相较而言,由于舆论以及市民近年来持续关注,空气质量情况从去年起就实现了逐小时滚动发布监测结果。

周全坦言,每小时一测的密度,只能是应急阶段才能达到,日常从技术上与设备上都无法实现如此高密度的监测。

周全说,此次污染事件的“元凶”铊并非常规监测的污染物,即使是常设河口断面的监测仪器都没有分析。粤桂两省都只有省级的环境监测部门能够分析其含量。“污染事件曝光后,每小时从江水取样后,环保部门都要开车几个小时到南宁和广州进行检测,所以我们的数据也有滞后性。

3、采矿企业为何屡成重金属污染毒瘤?

非法排放常死灰复燃,监管能力不高

对于此次事件原因,昨日上午贺州市政府通报称,基本查找到了污染源,总体态势可控。贺州市副市长闭海东说,污染源基本确定为贺江马尾河段沿岸企业,当前仍在逐家排查。

闭海东介绍,贺州市具有锰矿、稀土、钨矿等资源,共生镉、铊等金属。长期以来,当地一些规模较小的矿企环保设施达不到要求,在选矿、洗矿过程中造成未经任何处理的废水外溢,有的还涉嫌偷排废水废渣,给江河、植被带来污染。地方监管部门曾清理整顿过,半年前贺州市开展了“清洁江河”整治行动,断电关停了部分小企业,但后来又“死灰复燃”,部分企业还伪装成民房,私自拉电开工,夜晚偷排。

另据广东电视台昨晚的现场报道,贺州市方面初步查到平桂管理区的一个废弃铁矿很可能是此次事件的主要污染源。现场显示黑色的铁矿堆成几座小山,铁矿30米后就是一条小河,怀疑雨水将矿山污染物冲至河流,据悉这个无证经营的铁矿停产后已经在此堆放了六七年。

许振成表示,此次事件充分暴露出地方政府“三不”问题:对部分企业环保设施不健全、违规生产的严重性认识不足;平时对企业监管能力不高;对污染事故影响的综合研判能力不强。

对于广东来说,矿山也同样是重金属污染的一大隐患。去年韶关仁化县董塘镇多家采矿企业因为排放等原因,导致160名儿童血铅超标。今年,韶关大宝山矿区污染问题列入省级十大重点督办环境问题。该矿区长期以来因为废水未能完全收集,导致重金属超标污染土壤、蔬菜、水体,附近村民癌症高发,成为粤北矿山重金属污染的典型。5月省政府还专门召开现场会,部署该矿区及周边环境综合整治工作。

南方日报记者 谢庆裕 统筹:陈韩晖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